register
Disease Place Number of Cases
show the keywords found by daniel
Document language : cn
当郭德纲也雇起了“临时工”

DAnIEL tagged this document as irrelevant

当郭德纲也雇起了“临时工”

2012年01月12日 10:09:17

    郭德纲的弟子又打人了。继2010年弟子李鹤彪以"民族英雄"般的雷厉拳法打得某TV记者落荒而逃后,前天,其手下一干(据说是8个人)"正义感比较强"的伙计再次勇猛出击,将两名跟拍的疑似狗仔队员打伤。

    最有意思的是郭德纲的态度之淡定。据被打人称当时郭德纲就在数米之外,而郭德纲竟然没有看到随行十来人中的一半人突然对他人施暴,上车扬长而去。次日在受访时坚称自己是在早上才得知此事。还声称打人的是搬运行李和道具的临时工,且并无其上台说相声的弟子云云。

    要说耍嘴皮子,郭德纲那是一把子好手。因此,他这一番堪称一绝的说辞,与2010年其弟子打人后写的那篇著名的檄文比起来,还算是收敛了不少,不出人意料之外。其中最大的亮点其实是引进了著名的"临时工"一词。

    众所周知,临时工是指单位使用期限不超过一年的临时性、季节性用工,与正式员工相对应的关系。通常待遇低而任务重,由于其工作关系尚未转正,因此一般的临时工都比较胆小慎微,希望通过认真努力的工作达到挤入正式工的行列。

    但近年来,因为各地在处理一些反响强烈的网络事件时经常以当事人是临时工作为开脱自身责任的籍口,使得临时工这个词变味不少。临时工由一个中性词,摇身一变,成为相关部门推诿责任、失职不作为的贬义词。打人的城管是临时工,强拆民房的拆迁队是临时工,致人于死地的警察也是临时工,写错美女官员简历文件的还是临时工,就连上海1115特大火灾也是几个电焊临时工造成的,甚至于是恨不得把说错话办错事引起网络公愤的一干当事人都鉴定为临时工。

    虽说临时工这个手法有些老套恶俗,但却相关部门屡用不鲜,乐此不疲。一则自欺欺人地撇干净了自己的责任;二则好歹给民众一个莫须有的交代。民众虽愤愤不平,却无可奈何,谁让人家是权力机关、行政部门呢。

    这次郭德纲这番引用"临时工"一词,则颇有几分把玩之处。作为一个与时俱进的当红语言类演员,临时工词义的变迁,他自然明了在胸。套用"临时工"一词,与其一贯的损讽风格相符,这只是其一。如此轻车熟路地借鉴相关部门的应对手法,无疑拿捏住了执法部门的软肋。

    按说这宗打人案件,理应由机场派出所全权处理,作为打人一方的现场当事人之一,警方应该对郭德纲本人也进行问讯,全面调查后追究所有当事人的责任。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警方这么做的新闻。反之,郭德纲坦然表示,既然已经报警了,德云社将服从警方的处理结果,"该罚钱罚钱,该道歉道歉,搬运行李的临时工我们会辞掉。"言外之意,不过就罚点小钱,道个小歉罢了,我都不好意思把富有正义感的"临时工"给辞了,你们能说我什么,把我咋的。这态度,与我们往日经常看到的相关部门或机关单位的嘴脸何其相似。不同之处只在于相关部门和机关单位是权力机关,而郭德纲只是个霸气的演艺大哥。

    当郭德纲也公然雇起了"临时工",当一个只有名气和金钱却而无公权力的演艺大哥也能无惧法律的威严,堂而皇之地使用起相关部门的专用武器,被挖苦的恐怕不仅仅的是相关部门。而郭德纲这种张狂外泄的霸气更多的是反讽着这个社会的法治不给力,"正义"二字更是被其滥用到了类似"临时工"的地步。昨天相关部门能雇用了"临时工"推诿责任,今天郭德纲便也学样雇用了"临时工"逃避责任,明天李德纲、张德纲也敢同样去雇用临时工,如果"临时工"继续扩大泛滥下去,满社会都是形形色色的"临时工"时,设想其后果会如何呢?谁都有可能成为形形色色的这些"临时工"手下的受害者。(蚂蚁虫)

Annotations

by : Anonymousdisease : NA place : NA Number of cases : unknown